離婚11年後,57歲李宗盛第三次結婚:對不起林憶蓮,我不等你瞭…

1988年,思前想後的李宗盛,給遠在香港的女友朱衛茵撥通瞭電話。

“我的電話費快用光瞭,現在我們有兩個選擇,要麼結婚,要麼分手”。

朱衛茵選擇瞭相守,隨後去瞭臺灣。

緊接著,臺灣情歌大師李宗盛和香港知名DJ朱衛茵,攜手一起走進婚姻殿堂。

說起來,李宗盛和朱衛茵還是經蘇芮介紹認識的。

兩人初次見面時,李宗盛上來就問:“你會不會打臺灣麻將?”

明明是一個瀟灑不羈的大才子,怎麼一開口就是這麼俗的話題,起初朱衛茵心裡是有些失望的。

於是,趕忙推脫說“不會”。

李宗盛準備手把手過來教她,卻被蘇芮及時攔下瞭,帶著兩人一起去舞廳跳舞。

在燈紅酒綠的環境下,經過美酒和舞姿的渲染,曖昧的情愫在兩人心中慢慢發酵。

經過幾天的交往後,兩人正式確立戀愛關系,開啟瞭一段港臺兩地跑的異地戀。

經歷過的情侶都知道,異地戀很苦。

由於時空距離的阻隔,光靠煲電話粥是很難長久的。

於是,李宗盛才拿起手中的電話,跟女友說瞭打瞭一個“逼婚”電話。

要麼分手,不然就結婚。

婚後,兩人有過一段如膠似漆的甜蜜時光。

而朱衛茵也辭掉在香港電臺的工作,為李宗盛生下李純兒、李安兒兩個女兒。

那段時間,李宗盛的事業正處於上升期,經常沒日沒夜地投入工作中。

為辛曉琪、陳淑樺、張艾嘉、周華健、趙傳、娃娃等譜寫瞭一首首膾炙人口的歌曲。

每個人的時間和精力都有限,整天忙於工作的李宗盛,自然沒多少時間回傢陪伴妻子。

這讓傢庭觀念濃厚的朱衛茵有些不滿。

她拋下一切來到臺灣,卻夜夜獨守空房,在丈夫心裡音樂比她重要多瞭。

多年後,她曾在回憶錄中寫道:

“當年懷孕的時候,李宗盛正忙著為陳淑樺制作專輯《夢醒時分》。他和另一位同事每天晚上在傢裡編曲,然後我一個人就獨自睡瞭十個月,我好像過瞭十個月沒有老公的生活。”

於是,朱衛茵逐漸歇斯底裡。

從無聲的忍受,轉為有聲的控訴和質問,但是換來的不是李宗盛的理解與溝通,而是無休止的爭吵。

原本以為會長相廝守的故事,在柴米油鹽醬醋茶中,可誰知道,漸漸變瞭味道。

朱衛茵與李宗盛的感情,就在歲月裡慢慢消磨殆盡。

1992年,陳凱歌籌拍《霸王別姬》,邀請李宗盛為電影寫主題歌。

在飛機上,他還“鬼迷心竅”迷上瞭一位空姐,於是寫下瞭《鬼迷心竅》這首歌。

到瞭陳凱歌劇組,卻意外邂逅瞭歌手林憶蓮。

不知道是靈感大爆發,還是林憶蓮讓他再度“鬼迷心竅”,回去就寫下瞭電影的主題曲《當愛已成往事》。

林憶蓮也因為這首歌被李宗盛所吸引,兩人從相互欣賞到相互愛慕,單純的友誼漸漸變瞭質。

嗅到危機的朱衛茵,據說也曾找過好友林憶蓮,希望她可以放過一個丈夫和父親。

林憶蓮本就不想插足別人的婚姻,現在好友一說更是不可能瞭。

那時的李宗盛,由於常年繁重的工作身心俱疲,想暫時退出,放松一下自己。

在1994年的暫別演唱會上,李宗盛邀請瞭不少好友相聚,林憶蓮也在列。

兩人在舞臺上合唱一曲《當愛已成往事》,感情的潮水漫天卷來,難以抵擋。

那種親密無間的氛圍,說是沒有一絲曖昧,鬼都不信。

可那時大概他們都沒想到,兩人的感情就像歌名一樣,多年之後,也成瞭“往事”。

演唱會之後,林憶蓮遠避溫加拿大。

誰知道李宗盛扛不住相思之苦,一路追到加拿大。

為瞭不讓這段感情留下遺憾,李宗盛在林憶蓮的傢門口,苦苦哀求瞭一天一夜,還淋瞭一場大雨。

事後,他寫下瞭《為你我受冷風吹》。

那天之後,林憶蓮終於拋開瞭世俗的看法,接受瞭李宗盛炙熱的愛意。

兜兜轉轉到瞭1997年,李宗盛終於還是和朱衛茵離婚瞭。

可朱衛茵並不恨林憶蓮,她表示:

“婚姻的失敗,應該各打五十大板。即使面對失敗的婚姻,她依然覺得李宗盛是一個不錯的,負責任的男人。”

一年後,李宗盛和林憶蓮奉子成婚,堪稱無縫對接。

那時的李宗盛嬌妻在側,事業有成,舉手投足之間,洋溢著的都是幸福。

有一次,在羅大佑的杭州演唱會上,有人看到瞭婚後的李宗盛。

便故意問他:“林憶蓮怎麼沒來?”

他憨憨地撓瞭撓頭,害羞地說:“在傢帶娃呢!”

當時,很多人都堅定地認為,像他和林憶蓮這樣靈魂上高度契合、事業上不分伯仲的夫妻,一定能夠相濡以沫,白頭到老。

不過可惜,這樣的甜蜜終不長久。

2004年,李宗盛和林憶蓮還是沒能熬過“7年之癢”,協議分手。

他引用瞭《領悟》中的歌詞,親手為這段感情畫上瞭句點:“我們的愛若是錯誤,願你我沒有白白受苦。”

寥寥數語,道盡瞭人世的酸楚和無奈。

或許是用情太深,或許是相守太難。

離婚十年後,李宗盛在演唱會上,再次與林憶蓮隔空對唱。

隻是連第一句“往事不要再提”,都沒有唱出,就已經哭得泣不成聲。

“我對你仍有愛意,我對自己無能為力。”

當愛已成往事,用什麼來追憶?

離婚之後,李宗盛相當長一段時間沒走出來。

2010年那首驚艷樂壇的《給自己的歌》,便是他第二次離婚後的真實寫照。

而兩人再也沒有同框過。

或許,真正愛過的人,分開後是不適合做朋友的,因為怕見到對方後,我的心會軟。

記得《從你的全世界路過》中,曾有這樣一段話:

故事的開頭總是這樣,適逢其會,猝不及防。 故事的結局大多雷同,花開兩朵,天各一方。

可能,愛而不得,就是我們大多數人的結局吧。

隻是後來的林憶蓮,已經男友轉換。

從陳輝虹到恭碩良,故事裡的那個男主角,再也不是李宗盛。

而我們的情歌大師在神傷瞭十年後,終於與自己、與過去和解,選擇步入瞭一段新的戀情。

2015年,李宗盛再娶小自己27歲的千惠。

為瞭照顧年事已高的母親,舉傢搬回臺。

千惠也早已融入瞭李宗盛的朋友圈,早前李宗盛與周華健、黃格選等老友聚會時,就曾偕同千惠出席。

隻是曾經的傳奇,變成瞭傳說,而那些塵封往事,已經隨風散逸……

每個人都有追愛的權利,隻有越過山丘,才能知道另一頭是否有人等候。

希望每個人,都能遇到生命中的良人。

作者:小柒

編輯:麥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