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是導《唐伯虎點秋香》,星爺版與王晶版一對比,差距就出來瞭

2019年,王晶執導的《唐伯虎點秋香2019》正式上映。稀奇的是,此片中既無唐伯虎,也無秋香。觀眾更不買賬,豆瓣評分僅2.8。

這是王晶以致敬經典的名義制作而成的。這裡的經典指的就是由周星馳和鞏俐主演的《唐伯虎點秋香》。它於93年在香港上映後,受到觀眾熱烈追捧,穩坐香港年度票房冠軍豆瓣評分高達8.7

事實證明,經典是難以超越的。93版《唐伯虎點秋香》笑點密集,梗點頻繁,表演外放,幕後故事也很精彩

導演到底是誰

說到“無厘頭”,相信大傢立刻會想到星爺。這本是廣東等地的一句俗語,意思是一個人做事、說話沒有邏輯,令人難以理解。

後來,人們把這種語言風格運用到影視作品中,利用其語言偏離的特性,制造喜劇效果。而周星馳就是把無厘頭運用得爐火純青的代表人物之一

《唐伯虎點秋香》中,有很多這樣的經典臺詞:“人生大起大落太快,實在是太刺激瞭,搞得我都想尿尿瞭”“我連命都不要瞭,看你還怎麼跟我比”……

影片導演是被戲稱為周星馳的禦用導演的李力持。

兩人合作過不少影片,除瞭《唐伯虎點秋香》,還有《情聖》、《破壞之王》、《食神》、《國產凌凌漆》、《喜劇之王》等。

影片大獲成功後,有人認為這部片子其實是周星馳親自導演完成。

當然,這也不是毫無根據。片中飾演華夫人的鄭佩佩在一次采訪中曾明確表示:導演分明就是星爺啦。

很懂星爺的王晶更直接:這片子一眼就能看出是周星馳導演的,李力持絕對導不出這玩意兒。

那既然是星爺自己導的,為何還要掛李力持的名字呢?

柴叔對此也頗有疑惑,經過對這兩人關系的一番研究,也有瞭自己的一點見解。

周星馳與李力持很早之前就認識,他們的第一次交集是《我哥哥的女友》這部單元劇。

李力持是這部劇的導演,他請來當時還在跑龍套的周星馳做主演。合作原因很簡單,周星馳是出瞭名的敢搶戲,而李力持也是出瞭名的愛搶風頭,他倆純屬惺惺相惜

那時的他們都還是籍籍無名之輩,李力持是第一次當導演,而周星馳也是第一次做主演。沒想到該劇播出後十分火爆,兩人因此在業間名氣陡增。

從這個意義上來講,說李力持是周星馳的貴人也不為過。

此後,周星馳的很多電影都會讓李力持來做導演,兩個人合作拍過多部令人難忘的經典作品,基本都是這種無厘頭搞笑風格

一部作品的成功,主演固然很重要,導演的水平也是不容忽視的。

這一點,周星馳自己也曾說過,影片中那些經典臺詞和搞笑名場面,是眾人智慧的結晶,他還特別提到導演“大力”,也就是李力持在內容上的巨大貢獻。

那個時期,兩人可以說是一對黃金搭檔。

在他們的合作中,李力持會允許周星馳根據自己的理解表達角色;周星馳也會直言不諱地提出自己的奇思妙想。

當然,導演也不可能完全照搬主演的建議,這就使得片場經常爭吵不休。但他們吵完也不記仇,事後還是兄弟

在拍攝《唐伯虎點秋香》過程中,劇組也充滿瞭這樣的吵吵鬧鬧,而周星馳的意見最終占瞭上風。從片場其他演員的角度來看,這就跟星爺自己導得差不多。那麼,對周星馳十分熟悉的王晶有這樣的看法,也是可以理解的。

後來,由於種種原因,星爺與李力持漸行漸遠,直到不再合作,甚至因為一部翻拍片鬧上法庭。

而“懂王”王晶也未能免俗,時隔26年之後,炒上星爺的冷飯,以差不多毀經典的態勢,為觀眾奉上一部爛片。

秋香選角不順

《唐伯虎點秋香》中的女主秋香的選角過程可謂是一波三折

本來,這個角色定的是由大美女王祖賢出演。無奈,當時王祖賢的演藝事業如日中天,片約爆滿,她根本擠不出時間來接這部戲,隻好忍痛拒絕這個邀約。

她這一拒絕,也就失去瞭與星爺合作的機會,此後幾乎也沒有什麼交集。

周星馳此時把目光放到內地女星鞏俐身上。

當時的鞏俐雖然很年輕,但已拿到國際電影節的最佳女主角獎,在影壇上占有一席之地。更重要的是,她已經和星爺在《賭俠2》中有過一次合作,彼此之間有一定的瞭解。

星爺對鞏俐的演技是認可的。他認為鞏在外形上與秋香一角也很吻合,美麗俏皮有智慧。但他沒有想到的是,鞏俐對作品中體現出來的無厘頭搞笑風格並不理解。

無論從學過的表演理論,還是從曾經演過的角色來看,鞏俐對這種類型的表演形式都是陌生的。她演過的角色基本偏向於嚴肅、正規、有一定的社會意義,她怕這種莫名其妙地搞笑毀瞭自己的形象

有瞭這樣的意見分歧,拍攝過程中的協調溝通變得很艱難。

既然演的是一個美女,鞏俐就希望自己的形象一直是美美的,扮醜、擺爛那是不可能的。但影片的基調就是無厘頭搞笑,女主角卻一個人獨自美麗,這對影片整體來講無疑是一個敗筆

片中有一個名場面,在唐伯虎一段驚天地泣鬼神的說唱之後,華夫人和春香、夏香、秋香、冬香等人的頭發要全部豎立起來,以達到很強的喜劇效果。可是不管怎麼溝通,鞏俐都不肯把頭發用發膠豎立起來。

結果就是其他人頭發豎上天,隻有鞏俐保持原樣,使整個畫面顯得極不協調,讓觀眾有出戲的感覺。

另外還有一處體現瞭她的偶像包袱之重。

劇本中,唐伯虎先是用“面目全非腳”把秋香踢成豬臉,再用他的“還我漂漂拳”把秋香的臉還原。這就要在鞏俐的臉上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油彩,可鞏俐堅決不肯扮醜。無奈之下,星爺隻好另外找個肥仔反串。

對於這種隻顧自己形象、不顧影片效果的做法,星爺很不以為然。

實際上,周星馳是一個要求非常嚴格的人,如果不是合同已簽,秋香肯定是要換人的。鞏俐也因此失去瞭與星爺再次合作的機會。

那時,鞏俐也打電話征求過張藝謀的意見,對方回答:“你還沒學到這一塊,還不太知道,但是你跟著他們走就對瞭,很有意思的,不要不接受。”張藝謀不愧是有遠見的大導演,隻可惜鞏俐理解到這一點時,《唐》已經快拍完。

鞏俐後來在一次采訪中回應:“演《唐》時,我還很年輕,很多東西沒法體會,周星馳那麼好的喜劇演員和導演,他的東西真的很棒。我也是有點後悔為什麼當時沒有去靠近那種表演方式,如果有機會的話再好好演。”

不過,雖然存在這些不完美之處,從扮相上來看,鞏俐飾演的秋香還是很驚艷的。她五官秀美,身姿靈動,特別是那新娘妝扮,頗有一眼萬年之感。

而王晶執導的《唐伯虎點秋香2019》中,女主角與幾個丫環幾乎都長瞭一張網紅臉,看完就忘,更談不上特別的美感。

配角大有來頭

除主演外,93版《唐伯虎點秋香》的配角陣容也十分強大,可以說每個形象都深入人心。他們大多是星爺的朋友,對星爺的創作風格不僅持理解配合的態度,還能不時貢獻出一點智慧。

先來說說片中的四大才子。

除瞭周星馳飾演的唐伯虎外,祝枝山的扮演者陳百祥是王晶的好友,也是星爺的好搭檔。他搞笑的本領不輸星爺,片中他裸身被星爺潑墨作畫的那一場戲,簡直要把觀眾們笑暈過去。

吳征宇是周星馳在無線訓練班的同班同學,他在片中飾演的是文征明,這差不多是個跑龍套的角色,但這也不影響他的熱情,堅決把搞笑進行到底。

飾演徐禎卿的叫陳輝虹,可能很多人覺得這個名字很陌生,可他的來頭也不小。他曾和林憶蓮談過對象,還和周迅傳過緋聞。

片中那個把周星馳嚇得忘詞的如花,是由星爺的鐵哥們李健仁男扮女裝的。隻見他身著裙裝站在橋上,遠看婀娜多姿,可當他回眸一笑時,沒有百媚生,隻有魂出竅,其肥臉搭配挖鼻孔的形象令人三天吃不下飯。好朋友做到這份上也是絕無僅有瞭。

說到醜角,苑瓊丹飾演的石榴姐必須有姓名。

尖嘴齙牙大紅唇,配上兩點大腮紅,石榴姐這雷人形象直擊人心。據說,這可怕的妝容是苑瓊丹自己化的,這得要多大的犧牲精神啊。

更厲害的是,她把那個醜女子既勇敢又放蕩的形象詮釋得淋漓盡致。

對於鄭佩佩這個演員,大傢應該比較熟悉。

她曾憑借出演《大醉俠》、《鐘馗娘子》等片,成為一代“武俠影後”。後來她因結婚息影多年,等她決定復出時,名氣已大不如從前。

她主動找到《唐》片劇組,而星爺也早聞其名,爽快答應讓她出演華夫人這個角色。鄭佩佩因此重回大眾視野,再度走紅。對此,她十分感激,走到哪裡都念星爺的好

這部影片中還有不少熟悉的面孔。

華夫人的四個丫環中,除瞭鞏俐飾演的秋香外,飾演夏香的是無線電視臺當傢花旦宣萱,飾演冬香的是歌手、演員兼主持人溫翠萍,飾演春香的賈天怡也是一名小有名氣的演員。

更有甚者,在唐伯虎的八名妻妾中,有觀眾還扒出一個眼熟的,她就是藍潔瑛,其在片中就出現兩三秒時間。不得不說,觀眾的眼睛實在太尖瞭。

《唐伯虎點秋香2019》中,王晶雖然請回陳百祥、鄭佩佩和苑瓊丹三人,號稱原班人馬回歸,但卻回天無力。

在宣發階段,當觀眾得知他請來的主演是陳浩民、林子聰等時,很多人就預言:又一部爛片即將誕生。因為根據經驗,隻要這倆位搭檔,必出爛片。

果不其然,觀眾不幸而言中。

細節成就經典

一部影片的成功,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香港經濟迅猛發展,人們有富餘的錢花在娛樂上。加上當時香港審查體制比較寬松,不論拍什麼影片,隻要拍出來瞭就可以上映,影片市場呈現百花齊放的局面,因此各種類型的電影層出不窮。

那時的香港也出現瞭一大批創作型人員和實力派演員,如成龍、梁朝偉、劉嘉玲、周星馳等,至今聽到這些名字仍然如雷貫耳。

《唐伯虎點秋香》正是在這種情況下橫空出世的,寬松的環境加上出色的演員,還有獨特的無厘頭創作風格,以及細節的精準把控,使這部影片大獲成功。

影片從頭到尾笑點不斷,名臺詞、名場面一個接著一個。把狗狗稱為旺財,把蟑螂叫作小強,還有含笑半步癲面目全非腳還我漂漂拳,以及那首膾炙人口的《燒雞翼》,這些笑梗至今仍然一直被人們所引用。

在演繹方面,除瞭個別演員,大傢都毫無包袱,隻要情節有需要,扮醜、惡搞樣樣來。

更難能可貴的是,片中所有的高難度動作都是演員們實打實完成的,沒有替身,也沒用特效,這使得影片更具有打動人心的力量

比如,唐伯虎用祝枝山裸著的身體繪畫的名場面中,潑在陳百祥身上的是真墨水。據說,陳百祥拍完這段戲後,光是洗墨水就花瞭五個小時

而星爺在半空中旋轉的畫面,實際是被工作人員按著在床墊上翻滾拍攝而成。頭部長時間懸著導致星爺兩眼充血,面部通紅

有些經典搞笑名場面還是星爺臨時起意加上的

比如,唐伯虎與“對穿腸”對對子這一段。劇本裡本來沒有“對穿腸”這個人物,編劇谷德昭把幾副好玩的對聯分享給星爺時,星爺靈機一動,就把這一段戲加進來,效果出乎意料地好。

反觀《唐伯虎點秋香2019》,雖然它不是單純的翻拍,甚至還加入穿越等新元素,內容上也作出相應改編,演員陣容也不算差,按理講,即使不會火,也不至於撲街到這種程度。

其實,細細探究就會發現,兩者在創作理念、制作細節等方面還是有很大的差距的。用難聽一點的話來說,後者就是在消費星爺的這部經典之作

它用穿越這種已經不很新鮮的形式,進入到《唐伯虎點秋香》的情境中,用上無數特效,甚至把現代警員帶入其中與古人對峙,實在打不過,再穿越回現代完事,說穿瞭就是一部穿越爽劇。縱觀全片,讓人覺得既尷尬又敷衍,實在笑不出來。

這還真應瞭一句坊間戲言,王晶導演拍一部好片,後面必跟著三部爛片,這節奏踏得有點準。

結語:

俗話說,各花入各眼,你喜歡的,也許正是別人所討厭的。星爺的這部無厘頭作品無疑獲得瞭極大的成功,在票房和口碑上都很優秀,但仍有一些傳統人士對這樣的形式不能理解,甚至覺得無聊至極。

不過,那又怎樣呢?柴叔用影片中一句名臺詞回應: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讀者朋友們對此有何見解呢?

-END-

【文 | 麥西

【責編 | 語非年 】

關註@柴叔帶你看電影更多精彩不迷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