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卿流淚坦言:時至今日,我依然極度自卑,但我選擇與自己和解

說到董卿,我們的腦海裡一定會浮現出她那溫柔知性的模樣。

她被觀眾譽為“央視一姐”,她是《朗讀者》《中國民歌大會》等與中國傳統文化有關的節目的主持人。

董卿流淚坦言:時至今日,我依然極度自卑,但我選擇與自己和解

她在節目中展現出的深厚的文化底蘊和大氣端莊讓許多人都視她為榜樣,眾多觀眾在提到她時,脫口而出的幾乎都是贊美之詞。

董卿優秀的專業能力,更是讓她連續十三年登上春節聯歡晚會主持,被央視連續八年評為央視年度“央視十佳主持人”。

但就是如此優秀的一個人,卻在一場新書發佈會中說道:時至今日,我依然極度自卑。

這到底是為什麼呢?到底又是什麼事讓董卿產生這樣的感嘆呢?

董卿流淚坦言:時至今日,我依然極度自卑,但我選擇與自己和解

01 原生自卑

在作者麥傢《人生海海》的新書發佈會上,董卿曾哽咽地回憶起瞭童年時父親對她的嚴苛,素來總是平靜地敘說自己故事的董卿說到這裡時,情緒卻變得略微激動。

“他對我的嚴厲和苛刻是超出瞭一般人的想象的。很多人聽瞭以後都會感到非常不理解,都會反問道‘一個知識分子對自己的女兒能夠怎樣苛刻呢?’”

因此董卿從小就渴望父親的認可,童年時期的她缺少瞭太多的認可和贊譽,這才使得她心底還是缺少安全感和自信。

因此,當總臺和她一起協商開辦一個新的節目的時候,她總會思考許久才會給總臺一個答復。

董卿流淚坦言:時至今日,我依然極度自卑,但我選擇與自己和解

因為年幼時,不管她做得多麼出色,父親總是嚴厲地看著她,告訴她她可以做得更好。當她開始工作以後,父親那句“你可以做得更好”便一直影響著她。

父親還曾對她說過:“不要經常照鏡子,把註意力放在正事上,傢裡有衣服穿就不要買新衣服。每個寒暑假就去做做兼職,感受一下真正的生活。”

董卿知道父親嚴厲的背後是深沉的愛,因此她從沒有想過反抗父親的那些指令,她也不敢反抗父親。

董卿在新書發佈會上還談到自己從高一開始寒暑假就必須要去賓館做清潔工,掙到的零用錢則被媽媽收瞭起來,存在瞭一個固定的地方。

董卿流淚坦言:時至今日,我依然極度自卑,但我選擇與自己和解

董卿如果在傢中玩的時間超過瞭董父的規定,那她就要被罰站在傢的角落,直到全傢開飯時她才可以活動,因此父親對董卿的影響就深遠持久到如今。

“我必須要比別人做的好很多很多,雖然我長大以後,我的父親並沒有強制我要做的很好,但是我隻有做到最好,我的心才會覺得踏實。如果和別人差不多,或者是稍微比他好一點,我都會感到很不安。”

“這種感覺會讓我自己覺得,我的能力不行,我沒有這樣的能力完成這樣的事,因此我會不斷懷疑自己。”

“我討厭否定自己的感覺,所以我要付出很多,甚至拿命去搏我也願意,因為隻有把事情做好的時候,我才會覺得踏實。”

董卿流淚坦言:時至今日,我依然極度自卑,但我選擇與自己和解

七歲以前的董卿,一直跟著外婆在上海長大。到瞭要上小學的時候,董卿的父母覺得相較於工作,孩子的教育更加重要,因此他們將董卿接回瞭身邊。

回到父母身邊的董卿以為可以獲得更多寵愛的時候,卻沒想到父母對她非常嚴格,她每天必須要跑步、刷碗、擦地,還要背那些枯燥無味的古詩詞,如果不按時完成就會被冷眼相待。

15歲時,她聽從爸爸媽媽的安排去當瞭一個月的清潔工,有一次她打掃房間時需要挪動20張厚重的席夢思床墊,一個上午的時間她也隻挪瞭4張,因為太重,那天晚上回傢以後她的手臂便酸得抬不起來。

董卿流淚坦言:時至今日,我依然極度自卑,但我選擇與自己和解

初中畢業以後,董卿對傳媒行業產生瞭非常大的興趣,她常常在休息看電視時,學習裡面主持人的講話方式。

她鼓起勇氣將自己想考藝校的想法告訴瞭父親,但父親卻嚴厲地反對瞭她的想法,因為那時的傳媒行業是一個非常冷門的行業,進入那個行業根本沒有辦法喂飽自己。

面對父親的一再阻撓,處於青春叛逆期的董卿便在自傢6樓的陽臺上寫下瞭“活著還有什麼意思”,這句話沒過幾日便被董母發現。

董母被嚇壞瞭,她趕忙將這件事告訴瞭丈夫,並領著丈夫去看瞭那行字,這才讓董卿為自己爭取到瞭“權利”“自由”

董卿流淚坦言:時至今日,我依然極度自卑,但我選擇與自己和解

但父母的嚴格要求,的確也讓董卿長大以後成為瞭一個社會定義的成功人士,就像她自己說的一樣“原生傢庭對每一個人成長的影響是很難估量的。”

她一方面不願面對年少時父親嚴厲的樣子,另一方面又感激父親的嚴厲。

就像人生海海一樣,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形狀,有著專屬於自己的因緣,我們依附這片大海十幾年,最終要漂泊到其他地方,開創屬於自己的小島。

父親給董卿留下的“童年陰影”讓董卿將自卑轉化成瞭動力,她開始學會與自己和解。

原生傢庭的影響是雙面的,是很難改變的,想要真正改變原生的影響,首先要做的就是調整心態改變自己,告訴自己不要再被原生影響。

董卿流淚坦言:時至今日,我依然極度自卑,但我選擇與自己和解

02 人生海海

董卿之所以在麥傢《人生海海》的新書發佈會上談到自己的自卑情結,很大一部分原因來自於麥傢曾在《朗讀者》裡所朗讀過的一封傢書,為兒子而寫的信。

其中提到瞭一句:“我曾經非常討厭自己有那麼叛逆的時期,我的孩子那麼叛逆,我一直沒有放棄。因為我一直認為,那是我應該還的債。”

麥傢要還的債,正是年幼時對父親不好的債。在麥傢正在讀書的時候,因為傢裡貧窮他總是穿得比較破爛,因此總會有一些調皮的男孩來惹怒他。

他也常常因此跟那群小朋友打成一團,當父親知道這件事情以後,便嚴厲地懲罰瞭麥傢,麥傢也知道瞭不能再和別人動手瞭。

董卿流淚坦言:時至今日,我依然極度自卑,但我選擇與自己和解

後來的麥傢總是安安靜靜地呆在座位上,但是那群欺負他的人見他不再反抗以後,更加變本加厲地欺負他。

麥傢的父親有一天正好就撞上瞭那群孩子欺負他,但在麥父眼中,他以為是自傢孩子先去招惹的他們,他一句話都沒問直接跑到瞭麥傢的面前重重地扇瞭麥傢兩巴掌。

原本就敏感自卑的麥傢,就此“恨”上瞭自己父親。高考完以後,便離開瞭傢,再也沒有回去看過自己的父親。

28年的時間裡,麥傢一直客居他鄉,每到過年的時間母親總會打電話來叫他回去過年,他也都沒有同意。

他經常通過書信的方式,給傢中寄錢,書信中除瞭母親他也從未提過自己的父親,他也從沒有給自己的父親買過一樣東西。

董卿流淚坦言:時至今日,我依然極度自卑,但我選擇與自己和解

父親的兩巴掌,讓他心中始終芥蒂著父親,即使爺爺奶奶想要見自己的小孫兒,他也隻會把妻兒送回傢,自己總是借故逃避。

直到麥傢成為瞭父親以後,他才漸漸地懂得瞭父親的含義和意義,對父親的怨恨也逐漸消失瞭。

他在朗讀者裡說道:“我不想做那個父親,孩子十幾年不跟你交流,我不想有這麼一個孩子,所以我一直在堅持,一直在忍受,而且覺得這可能就是我的人生一個很重要的部分。”

看著自己的孩子漸漸長大,麥傢開始選擇主動去緩和自己和父親的關系,他開始每個月都給父親打一個電話,一年裡必須也要挑一天回傢。

董卿流淚坦言:時至今日,我依然極度自卑,但我選擇與自己和解

汶川大地震以後,麥傢發現父親患上瞭阿爾茲海默癥,與父親通話時也發現父親漸漸地忘記瞭自己,面對已經癡呆的父親,麥傢覺得他醒悟的太遲瞭。

為瞭彌補這份罪過,麥傢選擇搬到離父母最近的地方,陪著父親度過瞭最後一段時光,在父親去世的一年後寫瞭一封長達五千字的《致父信》。

每個原生傢庭都有大大小小的問題,或許隻有當我們真正想通的時候才能夠成熟地面對原生之殤吧。

麥傢在完稿的第一時間就送瞭一本《人生海海》給董卿,董卿收到書以後便很快地讀完瞭。

董卿流淚坦言:時至今日,我依然極度自卑,但我選擇與自己和解

董卿曾在節目中透露過她睡覺之前是絕對不會看手機的,她隻會拿起放在床頭的書本,讀書也成瞭她的一個習慣。

收到麥傢的新書發佈會邀請的董卿當時正在外地出差,她剛工作完回傢以後便推掉瞭所有行程,準時地出現在瞭《人生海海》的發佈會上。

或許是因為兩人對童年時對原生傢庭的看法有著相似之處,董卿被麥傢的新書打動瞭,也在發佈會上談到瞭自己的父親對自己的影響。

父親年輕時總是時刻嚴厲地要求她完成一些她不想要做的事情,老年以後的父親早已從報社總編的位置退瞭下來,對待董卿不再像年輕時那樣嚴厲,相反地,他開始鼓勵董卿去做一些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董卿流淚坦言:時至今日,我依然極度自卑,但我選擇與自己和解

在小說《人生海海》中,藏著許多父愛故事,上校一生如此傳奇回到傢鄉卻始終被人猜疑,但他總是以笑化解對方的惡意,他將年幼時的小主人公牽往瞭正道。

“我在小說裡確實藏著親情,如果仔細讀你能在裡面看見幾對情感真摯的父子情。”麥傢在接受采訪時說道。

“二十幾年我都一直在跟父親置氣,在一定意義上來說,我是一個失去父愛的人。”

相較於麥傢,董卿跟父親的關系雖然並沒有那麼僵硬,但是父親的嚴格卻滲透到瞭董卿生活的方方面面中。

父親的嚴謹和堅韌影響著董卿,出生在高知傢庭中的董卿從小就展現出瞭與其他小孩不一樣的學習能力,但這讓董卿的父母對她的教育更是嚴格。

董卿流淚坦言:時至今日,我依然極度自卑,但我選擇與自己和解

小時候的董卿最開心的事情便是看到爸爸出差,明明應該是最親近的人,但因為父親的嚴格導致董卿小時候始終不敢過分靠近自己的父親。

董卿與麥傢相對坐在一起,分享著各自的原生傢庭,雖然話裡都離不開“被安排”三個字,但是兩人最終都笑著說著各自的釋然。

就像董卿說的一樣:“我們在愛父親的同時,也要承認,其實沒有一個父親是完美的。”

03 與原生和解

我們其實並不需要逃避原生傢庭帶給我們的負面影響,我們隻需要做的就是明白這樣是不好的,避免我們對我們的下一代也做出同樣的事情。

在收到麥傢的新書以後,董卿將這本書讀瞭一遍又一遍,書中的父子情深深地觸動瞭她。

董卿流淚坦言:時至今日,我依然極度自卑,但我選擇與自己和解

因此在新書發佈會上,董卿對記者說道:“人生海海,其實什麼事情都有發生的可能,如果是善緣的話,發生的事情會遠遠超出你的想象,比我們想象地好。”

正是因為父母在她年幼時要求她必須會背誦古詩,才奠定瞭她深厚的文化底蘊;父母愛讀書的習慣,也潛移默化地影響著她,因此而立之年的她也早已讀過萬卷書。

暑假時爸爸總是把她送去各個賓館當清潔工的經歷,讓董卿明白瞭生活的不易和勞動的辛苦,鍛煉出瞭董卿堅強的意志。

“倒垃圾、刷馬桶、刷浴缸”這些事情她都統統幹過,也正是因為父親主編的職業,因此父親總能接觸到各行各業的朋友,在高中時的她就早已體會過多種職業人生瞭。

董卿流淚坦言:時至今日,我依然極度自卑,但我選擇與自己和解

年少時的她,其實心中根本不願意去做那些工作,她也想呆在傢裡做自己的事情,但是她不敢忤逆父親。

但當董卿長大以後,她才真正地明白瞭那一句“我是為你好,等你長大你就明白瞭”。

雖然她並不喜歡父親嚴厲的教育方式,但是她選擇與父親的嚴厲和解,因為如果沒有父親嚴厲的教導或許她也沒有辦法在自己的領域閃閃發光。

既然每個人都跑不掉逃不開原生傢庭,那還不如去愛上生活。

書中上校的一生就像大海一樣波瀾起伏,像高山一樣有高峰也有低谷,但不論在那種情況下,他始終堅守著心中的義和道,不計較外人對他的評價和嘲諷。

董卿流淚坦言:時至今日,我依然極度自卑,但我選擇與自己和解

“人生海海,敢死不叫勇氣,活著才需要勇氣。”

一個人一生都在與苦難做著鬥爭,有一部分人始終無法從原生傢庭出來,我們不能要求每一個人都要原諒那些的確做瞭很多壞事的原生傢庭,但我們要放過自己,不要讓自己在陷入原生的痛苦中。

要學會與自己和解。

董卿說她的父親教給她的一句話一直影響著她到如今,那就是“人必須要刻苦,必須要會吃苦,要會過苦日子,後邊才會有好日子過。”,因此她的父親才在她年幼時對她如此地嚴厲。

長大以後的董卿也始終用著最高的標準要求著自己,力求自身能夠做到最完美。

董卿流淚坦言:時至今日,我依然極度自卑,但我選擇與自己和解

成年以後的董卿也早已與自己的父親和解,當她再聊起自己的父親時,語氣中不再有小時候對父親的不理解和“怨恨”,而是釋懷和理解。

“他已經退休瞭,人也老瞭,他也做不到再像年輕時候那樣瞭。他也常向我反省著他過去對我太過嚴厲,現在的他已經不再是那個嚴厲的父親瞭,而是一個非常和藹可親的老人。”

“他一直都不喜歡用手機媒體,他始終在與紙刊打交道,我不愛瀏覽互聯網也是受到瞭他的影響。”

董卿流淚坦言:時至今日,我依然極度自卑,但我選擇與自己和解

原生傢庭的傷痛雖然很難化解,甚至會伴隨一生,但是我們要學會的就是面對。學會釋懷,不是釋懷原生給我們造成的傷害,而是放過自己,讓自己不要再沉浸在原生傢庭的傷痛之中。

參考信源

1.《人生海海》麥傢

2.《董卿主持<朗讀者>語言藝術賞析》青年文學傢

3.《麥傢卸任浙江省作協主席 正在創作“故鄉三部曲”》央視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