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父母愛情》:才懂白紅梅在江傢被所有人嫌棄的真實隱情?

重溫《父母愛情》:才懂白紅梅在江傢被所有人嫌棄的真實隱情?

《父母愛情》中有個角色很耐人尋味,她在劇中僅露瞭幾次面,便成功地引起瞭幾乎所有人的反感:

安傑就不用說瞭,她還沒做好當婆婆的準備,對隻要是兒子的女朋友這一角色便先戴上瞭有色眼鏡,有很大的主觀情緒在作祟,所以意見並不中肯。

亞菲和亞寧與這白紅梅是同齡人,本來應該很快就熟絡起來,打成一片。

誰知和白紅梅一接觸,便和母親站在瞭同一戰線上,盡管不像母親那般不待見寫在臉上,那也是背地裡擠眉弄眼、冷嘲熱諷,很不友好。

就連最沒心眼、最忠厚老實的姑姑德華,她一開始可是對白紅梅抱著極大的熱忱,還有最歡迎的心情和最友好的態度的,最後竟也忍不瞭瞭,實在看不慣而忍不住出言指責。

要說還是江德福有度量、有涵養,始終對白紅梅和藹可親,沒端著一點司令架子,也並沒有受傢裡女人們的影響,但這也僅止於客氣而已,和滿意一點邊都不沾。

重溫《父母愛情》:才懂白紅梅在江傢被所有人嫌棄的真實隱情?

為什麼白紅梅初次登門便這麼惹人嫌呢?

首先是安傑對白紅梅一開始就抱有成見

聽說衛國的女朋友要上門,安傑沒有半點喜悅之情,用德華的話講,這不符合常理。

德華說如果在她們村,聽說兒子的對象要上門,婆婆指定樂得合不攏嘴。

這當然不適用於安傑,在村裡,兒子打光棍的人傢也多,所以有準兒媳上門,婆婆自然喜上眉梢。

安傑就不一樣瞭,她嫁的是部隊高幹,給孩子們早創造下高幹門第。

兒子也已經是有職務的軍官,長得既高且帥,安傑從沒為兒子找對象之事憂心過。

重溫《父母愛情》:才懂白紅梅在江傢被所有人嫌棄的真實隱情?

衛國又是江傢的長子,安傑一向對衛國寄予厚望,不僅不發愁他找不找得下對象,還想放眼幫他好好選選,最不濟也要替他把把關。

冷不丁地,兒子衛國卻自己找下瞭,且就要登門拜訪。

安傑再一打聽,這姑娘原來就是一唱戲的,還是衛國在火車上認識的。

且用不著見面,隻這兩點便讓安傑心生反感。

安傑公認的出身不好,曾是資本傢小姐,但在安傑的潛意識裡,出身不好不代表教養不好,她對自傢的學識教養很有優越感,即使後來因為出身傢人受瞭很多委屈,安傑仍覺得自傢兄妹就是比周圍的人談吐文雅,舉止有范。

可唱戲的呢,在安傑的觀念裡,唱戲的就是“下九流”,搬不上臺面,並算不上個正經職業。

後來二兒子衛東的對象鄭曉丹也是個文藝工作者,可人傢是部隊文工團正兒八經的演員,哪是這白紅梅可比的。

重溫《父母愛情》:才懂白紅梅在江傢被所有人嫌棄的真實隱情?

況且,這白紅梅和衛國是在火車上認識的,相談幾個小時便處成瞭對象,這姑娘得有多隨便,多不自重。

念及此,安傑便心生厭惡,連招待都懶得招待。

連德華在她傢轉瞭一圈都發現瞭,嫂子根本不重視這次衛國的女朋友上門,連傢都懶得打掃收拾,說她沒做好當婆婆的心理準備倒算是給她的成見有瞭個合理的解釋,其實就是不喜歡,聽著就來氣。

其次是相見之下並不投緣

白紅梅如期而至,安傑倒是帶著德華和女兒們上碼頭去迎接瞭。

船快靠岸瞭,誰知隔瞭這麼遠的距離,白紅梅已嗅到瞭不友好的味道,岸上未來的婆婆安傑雖然揮著手,但臉上並無她期待的笑容。

重溫《父母愛情》:才懂白紅梅在江傢被所有人嫌棄的真實隱情?

上岸後還好點,安傑確如衛國安慰她的,對她微笑瞭,笑得還挺好看。但那笑容裡透著的勉強,透出的客氣與疏離讓白紅梅很不舒服。

從岸上往傢走得步行好一段距離,本來這是個增進瞭解,聯絡感情的好機會,可偏偏江衛國的傢人並沒給她這機會。

因為江傢的兩個女兒很自然地率先挽著母親安傑的胳膊往傢走,客人白紅梅倒被冷落一旁,還是善解人意的姑姑德華親熱地挽住她一道走,才免除瞭她的尷尬。

可路上安傑那三人並不消停,時有夾雜著自己名字的笑語傳入耳中,“難道她們在取笑她?”白紅梅心中更是不悅。

丁小樣適時地幫她發問瞭:“你們笑什麼呀?”

果然她們並不坦蕩,始終不肯說出到底為啥在笑?

重溫《父母愛情》:才懂白紅梅在江傢被所有人嫌棄的真實隱情?

白紅梅藏瞭一肚子的狐疑和不快在心裡,這一趟註定是失敗的會面。

江傢就衛國他爸江司令還正常些,態度和藹,笑容可親。

經過前面這一番鋪墊,到瞭吃飯時,白紅梅更緊張,更拘謹瞭。

面對一大桌子菜,她可不想再被人取笑成“吃貨”或挑剔她“吃相不雅”瞭,於是隻撥拉自己碗中的飯,桌上的菜都不敢染指,而且一小口一小口吃,也不敢發出任何聲響。

整頓飯吃得膽戰心驚、索然無味,就這,亞菲和亞寧仍在飯桌上擠眉弄眼,偷笑打暗語,安傑則一臉地不悅,敲著碗的警告不讓說話。

重溫《父母愛情》:才懂白紅梅在江傢被所有人嫌棄的真實隱情?

白紅梅如坐針氈,感覺不是在吃飯,倒像在受刑。

江傢人對自己的不喜歡那是全寫在瞭臉上。

不是白紅梅敏感,果然安傑在私底下和江德福說她不喜歡白紅梅的理由:

第一點是名字就不好,“白紅梅”,不土不洋的;

第二點是不禁看,乍一看還行,可再一細看,發現是越看越難看;

第三是人也不咋樣,比如吃飯時裝腔作勢的,牙不露嘴不張的,一點聲都沒有,像隻貓。

安傑的這三點理由很牽強,整個就是吹毛求疵,難怪江德福聽瞭,一針見血地指出安傑“你這是故意在找茬!”

而作為男朋友的江衛國在她到他傢後受到的不公平待遇的處理也讓她大感失望,既阻止不瞭傢人也勸不服自己,從頭至尾隻能看她受委屈而無能為力。這也是最讓白紅梅感到失望的。

重溫《父母愛情》:才懂白紅梅在江傢被所有人嫌棄的真實隱情?

第三是白紅梅自己的問題

都說一個巴掌拍不響,白紅梅來江傢後的表現也確實不咋地。

  • 她不會說話

在船快靠岸時,白紅梅敏感地察覺到未來的婆婆對她的到來好像不太歡迎,於是問衛國:

“你媽好像不高興?”

“哪不高興瞭?”

“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也不笑。”

“這麼老遠笑什麼呀,一會兒上瞭岸以後她保準對你笑,我媽笑可好看瞭!”

白紅梅竟然調侃:“資本傢的小姐可會笑瞭!”

這話說得既輕浮又不尊重,畢竟是男朋友的母親,這句話果然成功地引起瞭衛國的反感,告誡她上岸後別提“資本傢”這三個字。

重溫《父母愛情》:才懂白紅梅在江傢被所有人嫌棄的真實隱情?

  • 她沒有眼色

安傑經過晚上江德福給做瞭一通思想工作後,也覺自己對白紅梅的態度有點過瞭,決定第二天給兒子個面子,重塑一下形象。

早晨安傑在院子裡忙活,白紅梅出得屋來,旁若無人地搖晃著走路,且自顧自地撫花弄草。

安傑趕緊遞上個笑臉,然後客氣地問好,白紅梅不說趕緊迎合,反而先是一臉懵,然後嘴角才浮起一個勉強的笑容,跟她文藝工作者應該具有的八面玲瓏的素養一點都不搭界,難怪安傑會覺得自己是在用熱臉貼人傢的冷屁股,更懶得應酬瞭。

重溫《父母愛情》:才懂白紅梅在江傢被所有人嫌棄的真實隱情?

  • 她不會行事

白紅梅來江傢後,已經給人傢留下瞭極差的印象,就差被滅燈瞭。

她就應該學學林黛玉,“步步留心,時時在意,不肯輕意多說一句話,多行一步路,生恐被人恥笑瞭她去”。

誰知這白紅梅還不識趣,一大清早起來,她在院子裡旁若無人地吚吚呀呀地吊嗓子。

她不招江傢人待見,稍微分析下原因就知道職業是她的減分項,雖然不至於藏著掖著吧,可也沒必要非要在司令院子裡一鳴驚人地練功,給這靜謐的小島惹來閑話、引來談資。

重溫《父母愛情》:才懂白紅梅在江傢被所有人嫌棄的真實隱情?

經過白紅梅自己這一作,安傑直接連情面都不留地呵斥瞭她:

“這兒又不是你們的劇團,練的哪門子功?”

然後一怒之下拂袖而去。就連維護她的好脾氣的姑姑也對她表示出瞭不滿:

“想唱歌就好好唱,跟這兒啊啊啊吚吚吚的,叫魂似的,多疹人哪!”

白紅梅於是在江傢敗足瞭好感,狼狽地離島而去,自然,她和江衛國的婚事也徹底告吹。

重溫《父母愛情》:才懂白紅梅在江傢被所有人嫌棄的真實隱情?

人和人之間相處還是很講究氣場和緣分的,從白紅梅來島上的那一刻起,就沒有個好氣場鋪墊。

作為安傑,優越感作祟,滿是挑剔,滿是嫌棄;作為白紅梅,既沒有做好心理準備,遇到狀況也全無應變機智;難怪江司令總結:“你們倆做婆媳哪,沒緣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