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1973年,黃河邊上一個叫楊傢寨的村子裡,一個長相粗狂,餓得兩眼冒金光的大小夥子正和另一個小夥子撲騰在黃土地上打得火熱,而原因隻是為瞭一個白面饅頭。

“那時候誰欺負我,我就跟誰幹,主要目的是爭奪吃的。大鍋飯一人一個饅頭,有人多拿瞭一個,你沒有瞭,就向對方要,對方不給,打架!”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誰也想不到這個在農村鄉下為一口吃的打群架,偷村民傢的雞的“惡霸”,有朝一日親自被文化部副部長邀請進入人藝,而且專門破例給他分瞭房子。

他就是演員巍子。

“想不想來人藝發展?”當時的巍子高興地直接愣在原地,大腦空白三分鐘。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但面對演員這個職業,巍子的父母卻說:“你當清潔工都不該幹這一行。”

那年黃河邊的黃沙吹得到處都是,也正是那股子肆虐的風,把這個寧夏漢子吹進瞭人藝的劇院裡。

幹部傢庭裡出來的“惡霸”

巍子原名王巍,1956年出生在寧夏銀川一個父母都是機關幹部的幸福傢庭裡。

12歲之前的巍子,享受瞭一段從未有過的快樂時光,父親陪著他遊泳、滑冰、釣魚,本就活潑又皮實的巍子還獲得瞭寧夏自治區滑冰冠軍。

“誰打瞭我爸爸?誰打瞭我爸爸?你出來,我跟你們拼瞭!”放學回來看到滿身是傷的爸爸,12歲的巍子拿著一把刀跑到父親的單位,憤怒地大喊道。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看著這個無知孩子的玩鬧傳達室大爺死死抱住瞭他。

一場運動的突然到訪,一夜之間,巍子和弟弟成瞭沒人管的野孩子,巍子身上那股“惡霸”勁兒也是這個時候被激發出來的。

1973年,在“上山下鄉”的運動中,17歲的巍子被下放到黃河邊一個叫楊傢寨的村子裡,唯一帶著的念想,就是父親給他親手給他做的大木床。

這時候的李幼斌正在當地教育局工作,守著人人羨慕的鐵飯碗!做瞭一輩子鐘表工人的父母,一直為自己兒子能擁有這樣一個“鐵飯碗”而驕傲著。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而這個時候的2歲的史蘭芽,正在一個文藝世傢中,享受著知名學者爺爺的偏愛。

奶奶是著名演員,父親是獲得過飛天獎和金鷹獎的著名導演史踐凡,史蘭芽是傢裡絕對的掌上明珠。

這個時候史蘭芽應該想不到,自己會與藝術毫無關系的兩個粗野男人,有剪不斷理還亂的情緣。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那個時候沒菜,我們就拿那個鹽泡點米飯,有的時候連咸菜都沒有,而且那個時候油是憑票的,一個月才半斤油。

隻有比別人幹的活多,才能拿到更多的工分,別人挖5平方的坑,你就得挖6平方。”

17歲的大小夥子,而且還是從機關幹部傢庭出來的大小夥子,面對鄉下毫無油水的飯食吃不飽是常有的事兒。

有時候為瞭爭口吃的,和生產隊的知青們打架爭地盤奪吃的就像是傢常便飯。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在知青歲月,至今給我的感覺是三天兩頭要惹點事,打群架。”

“那時候誰欺負我,我就跟誰幹,主要目的是爭奪吃的。大鍋飯一人一個饅頭,有人多拿瞭一個,你沒有瞭,就向對方要,對方不給,打架!”

有時候餓得急瞭,就經常半夜去當地農戶地裡偷菜,偶爾還會偷回來一隻雞,怕把雞主人招來,雞下完蛋,就索性將脖子一擰。

“壞事兒”幹多瞭,巍子就成瞭當地有名的“惡霸”,無論是知青還是當地的農民誰都不敢惹他,彪悍的就像個西北的野漢子,完全不像是機關大院走出來的孩子。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下鄉幹瞭兩年,巍子的脾氣就像黃土地的氣候,幹燥又火爆,但眼看著一批又一批的知青返程,巍子原本火爆的脾氣,簌的變得溫順又乖巧。

1975年這一整年,巍子一天也沒敢休息,為的就是能拿到全生產隊最高的工分,好有返程的機會。

可日子一天天過去,巍子從農業學大寨的楷模升到瞭生產隊的副隊長,但回城的消息卻遲遲等不來,看著很多知青認瞭命,在這裡結婚生子,巍子的隻想回傢。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1976年夏天,巍子在生產隊的高中同學告訴他,寧夏話劇團正在招生,這個時候的巍子別說藝術瞭,就連小品是什麼都不知道。

看著一起面試的同學能歌善舞,巍子靈機一動對著招生老師,用蹩腳的寧夏普通話念瞭一段報紙,還滿臉通紅的唱瞭一首生產隊裡經常唱的《毛主席語錄》。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結果可想而知,可能是命運的眷顧,誰也想不到的是,半年後學校竟然主動給他打電話讓他入學,要知道這時候其他同學已經開學很久瞭。

殊不知這個誤打誤撞的機會,徹底改變瞭巍子一生的命運。

落人話柄的人生高光

誤打誤撞被分配進入寧夏話劇團後,本是個該高興的“鐵飯碗”,但人才濟濟的團裡,根本輪不上巍子出頭,好在說話辦事兒挺靠譜,巍子混成瞭副團長,但這離他最初的初衷做演員,還是差瞭十萬八千裡。

在團裡9年隻能打打醬油,永遠隻露半張臉。巍子的父母說:“你當清潔工都不該幹這一行。”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好在巍子讓自己的老父親早點抱上瞭孫子,老爺子對巍子做演員的事兒雖說諸多反對,但想到孫子也就全然忘瞭。

巍子的妻子名叫夏立言,也是國傢一級演員,兩人是寧夏話劇團的同事,1982年生下兒子王紫逸後,兩人一起上班下班,雖說工資不高,但也其樂融融。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這個時候的李幼斌也剛新婚燕爾,妻子張瑞琪也在劇團上班,生下兒子李小珂後,張瑞琪還主動辭掉工作,隻為解決李幼斌的後顧之憂,看到如此犧牲的妻子,李幼斌感動萬分。

殊不知這一切在遇到史蘭芽後,全都化為烏有,而這時候的史蘭芽在《圍城》劇組中對33歲的陳道明情竇初開。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畢竟明眸皓齒,滿是靈動的二八少女誰能不愛呢?這段情就這樣悄無聲息的發生瞭。

這時候老婆孩子熱炕頭的巍子和李幼斌,應該誰也想不到,自己會因為一個名叫史蘭芽的女人,有不一樣的交集。

在寧夏話劇團“熬”瞭5年,聽到中戲來寧夏招生的消息,巍子想都沒想就報名瞭。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還沒畢業就直接拿下瞭話劇梅花獎,要知道這是話劇界最高的獎項瞭,作為一個還沒畢業的學生,這樣的殊榮可想而知。

也正因為如此,當時北京7個知名的藝術劇團向巍子發出瞭邀請,但已經結婚生子的巍子隻有一個條件,就是要個房子,結果這個條件連空政話劇團都滿足不瞭,原本以為一切落空瞭,直到遇到當時的文藝副部長英若誠。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英若誠看到巍子的話劇後,親自向他發出邀約:“想不想來人藝發展?”

人藝可是演藝界的皇傢劇院,還沒畢業就被“提前錄取”,巍子高興得一夜沒睡,全然忘記瞭妻子兩地分居的事情,房子的事情早就拋之腦後瞭。

幾天後,人藝專門打來邀約電話,不僅收下瞭他,還把他的戶口和房子問題一起解決瞭,當時人藝副院長林兆的辦公室專門被騰出來,給他們夫妻倆安排瞭一張雙人床。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老婆孩子雖然過來瞭,但妻子的工作還在寧夏話劇團,後來人藝為瞭照顧巍子,把夏立言也調進人藝,還在北京幫他買瞭一套房子。

足以見人藝對這個天才演員的重視。1992年巍子成為人藝最年輕的國傢一級演員。

但1年後,巍子卻為瞭個人自由,從人藝辭職瞭,連帶結束的還有和妻子夏立言的婚姻關系。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凈身出戶離婚

巍子在人藝確實是前途無量,但人藝排的排戲節奏太慢,為瞭照顧團裡的老藝術傢們休息,人藝隻在上午9點到12點安排戲,一部戲排下來得將近一年。

再加上當時每月隻有82塊錢的工資,除去寄給傢裡的42塊錢,在北京一傢3口隻剩下40塊錢,薪酬低加上節奏慢,巍子萌生瞭出去拍戲的想法。

這時候電視劇《情滿珠江》劇組找到巍子,但人藝演員外出拍戲談何容易,巍子費盡周章一直求到藝委會才被同意出去拍一年的戲。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據說當時的男女主角的薪酬是400塊錢,劇組為瞭請到巍子,還專門把給他的片酬抬到瞭1000元。

《情滿珠江》後,巍子毅然決定從人藝辭職,這一決定導致團裡的領導勃然大怒,妻子夏立言也是經過領導的特殊照顧才能到人藝工作的,因此兩人發生巨大爭執。

很多人勸他:“你想過沒有,你走瞭以後一系列問題,勞保,看病,包括你退休以後,國傢養著你,我們是事業單位。”

但巍子認為,趁著年輕,人最珍貴的是自由,隻想選個更加寬松的創作環境,最終還是從人藝辭職瞭,這也為兩人的離婚埋下瞭深深的伏筆。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我雖然離開瞭人藝,但人藝對我的影響是永遠的,我覺得可以受用一輩子。”

即便今天,巍子提起人藝都心存感恩,認為人藝對自己的影響是一輩子的積累,盡管這個做法被所有人看做是忘恩負義。

離開人藝後,邀約多瞭,但和妻子的關系卻越來越僵,到最後兩人開始冷戰,有時候回到傢裡冷得就像冰窖,絲毫沒有傢的味道。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1995年,巍子和妻子結束瞭13年的婚姻關系,這時候兒子王紫逸才12歲。

離婚時候,巍子隻留下渾身上下隻留下600塊,把名下所有的積蓄和房產都留給瞭妻子和兒子。

離開傢裡那天,兒子正在客廳玩玩具,看著玩得正開心的兒子,巍子不知如何開口,走到門口說瞭句:“兒子,爸爸要走瞭,你要聽媽媽話,知道嗎?”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兒子以為和往常一樣,以為爸爸去拍戲瞭,全然不知道父母已經離婚,還高興地回答:“爸爸再見,你要早點回來看我。”

巍子眼眶一熱沖出傢門,這時候的他根本不會想到,自己和兒子的關系徹底僵瞭將近15年。

再遇新歡

離婚後,巍子開啟瞭獨自一人的北漂生活,睡車站、住地下室,在好朋友的接濟下才算度過瞭最艱難的時光。

有時候為瞭賺錢,給兒子學費和撫養費,巍子開始“不挑活兒”,不管是配角還是龍套,一股腦兒全都接瞭,一年幾乎360天紮在劇組。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導演何群形容那個時候的巍子說:“15個頻道,巍子就占瞭9個。”

好在巍子通過自己的演技,獲得瞭不錯的資源,《征服者》、《天國逆子》、《打狗棍》、《鐵梨花》等影視劇,熒幕硬漢的形象,獲得不少觀眾的認可。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也是這段時間裡,巍子和史蘭芽有瞭生命的交集,而這時候的李幼斌還在長春電影制片廠苦苦熬著,雖說是廠裡的臺柱子,但拍的戲全都叫好不叫座,李幼斌為此困頓不已。

李幼斌在長春電影制片廠苦熬的時候,巍子和史蘭芽正是火星撞地球的熱戀呢。

1995年史蘭芽從中戲畢業後進入人藝,和正在空窗期的巍子因戲生情,盡管巍子比史蘭芽大15歲,但史蘭芽毫不在乎。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就這樣兩個性格火爆的人就這樣開始瞭轟轟烈烈長達5年的愛情。

巍子生性愛自由,而史蘭芽又是個控制欲很強的人,因此兩人經常鬧矛盾。

有一次巍子拍戲回來,史蘭芽正在做飯,讓巍子去買一包調料,但是巍子買錯瞭牌子,於是史蘭芽便大發雷霆。

生活中這樣的小事數不勝數,這讓大男子主義的巍子感到喘不過氣來,這段感情最終以分手告終。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多年後巍子提起和史蘭芽的感情,無不感慨地說:“她較真,什麼事都較真,這就累瞭。”

而這時候史蘭芽生命中的另一個男人,40歲的李幼斌做出瞭一個改變人生的決定,北上做北漂。

他對妻子張瑞琪說:“我已經四十歲瞭,人生已經過瞭半輩子,如果就呆在這裡,這一輩子也就註定這樣瞭,我還是想去外面搏一搏。”

就這樣,為瞭支持李幼斌的事業,張瑞琪帶著兒子跟著幼斌來到北京,一傢三口做起瞭北漂。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張瑞琪

這時候的張瑞琪應該想不到,這個決定確實改變瞭李幼斌的命運,但也親手“毀滅”瞭自己的幸福。

賠瞭“夫人”

分手後的巍子,開始認真搞事業,2003年巍子版的嶽不群,至今讓人津津樂道。

而這時候的李幼斌正在為沒有北京戶口,兒子不能上學的事兒愁得腦瓜子嗡嗡的,最後用盡所有資源,跑斷腿才將兒子送進學校。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這邊的史蘭芽也沒好到哪去,和巍子分開後,經人介紹嫁給瞭比史蘭芽大10歲的演員劉斌,但因為性格原因,兩人的婚姻僅僅維持兩年就結束瞭。

後來史蘭芽和一名海龜再次結婚,還生下一個兒子,但兒子生下沒多久,對方就身患癌癥,為瞭不拖累史蘭芽,海龜主動提出離婚。

短短幾年接連兩段失敗的婚姻,史蘭芽也隻能擦幹眼淚,堅強地帶著兒子獨自生活,直到2003年在劇組碰到李幼斌。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江山》劇組中,李幼斌發現瞭自己對史蘭芽產生瞭特殊的情感,史蘭芽也羞澀地向李幼斌表達瞭自己的愛意。

盡管這個時候的李幼斌已經結婚,但面對愛情還是抵擋不住誘惑。

《江山》過後,李幼斌和妻子張瑞琪的關系越來越差,後來索性直接分居,婚姻有名無實。

而這時候史蘭芽也一直以經紀人的身份陪在李幼斌身邊。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2005年,《亮劍》劇組找到李幼斌,想讓他飾演李雲龍。但李幼斌覺得這個角色沒有突破性直接拒絕瞭,史蘭芽卻勸說李幼斌

“聽我的,你一定要接,不然你會後悔的,這部戲肯定會火!”

果不其然,在史蘭芽的推薦下,這部劇一炮而紅,年過40的李幼斌也一夜成名。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李幼斌在《亮劍》中的劇照

成名後,李幼斌的劇本依舊是史蘭芽幫著審核,《闖關東》就是她優秀眼光的作品。

李幼斌對身邊這個名叫史蘭芽的女人,內心有說不盡的感激。

2006年李幼斌向妻子張瑞琪提出離婚,出於愧疚,李幼斌主動凈身出戶,在2008年和3婚的史蘭芽結婚。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為此李幼斌還成瞭娛樂圈有名的“負心漢”。而這時候巍子的日子,也並不好過。

愧對兒子

離婚後,跟著媽媽生活的王紫逸在媽媽的溺愛下,成瞭一個花錢大手大腳沒有節制的“問題”青年。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我瞭防止兒子繼續學壞,也為瞭鍛煉他的生活能力,巍子決定把兒子送出國留學,不曾想,兒子卻變的更加糟糕瞭。

三天兩頭以“我媽想我瞭”為借口,往返國內外,花錢也更加闊綽大方,巍子開始不停的給兒子打錢,但兒子卻變本加厲,索性巍子除瞭學費,直接切斷瞭兒子的一切經濟來源。

誰知處於叛逆期的兒子,直接從加拿大退學回來報考瞭中戲,這件事還是巍子從中戲的朋友口中得知的。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但事已至此,巍子也隻好置辦兒子的學費和生活費,但出於憤怒巍子直接將兒子的生活費和學費一次性給瞭前妻,並告訴前妻,以後兒子經濟方面的問題永遠不要再找他。

2010年,王紫逸被導演王小帥看中,參演瞭《日照重慶》。“這次真的沒有靠老爸,一點關系都沒有,王小帥導演直接找的我。”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日照重慶》王紫逸 范冰冰

兒子的成績巍子看在眼裡,覺得十分驕傲,但父子倆“談錢即崩”。

王紫逸跟《日照重慶》劇組參加戛納電影節,希望爸爸能給贊助行頭,買套幾萬塊的西裝。巍子說:“你要穿著褲衩上去,那絕對風光。”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自此之後,王紫逸在娛樂圈闖蕩,再也沒有提過父親巍子的名字,比起陳飛宇,杜淳等人,王紫逸著實努力,巍子也不止一次在公眾平臺說,自己一次都沒有幫過兒子。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後來王紫逸有瞭自己的經紀公司,但角色都是自己或者經紀人去爭取的,對外始終撇清自己和父親的關系。

他說:“我擔心別人用我,其實是看我老爸面子,這樣子的話,一輩子我都混不出來。我可以跟他合作,但絕不希望自己的戲約是因為他才得到的,能靠父母多久呢?路總是要自己去走的。”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巍子 王紫逸

《大魔術師》《毒戰》《盲探》《喊山》《拆彈專傢》等電影中雖說都是配角,但能和杜琪峰、許鞍華、爾冬升等導演合作,王紫逸覺得十分驕傲。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王紫逸

但面對自己的名人父親,再加上長達15年的冷戰,王紫逸很少和父親交流,他總是說:

“大傢都是各自安好,互相不打擾,好好的就行。他不希望我提他,我不希望他提我,我也不是抗拒,更多的是希望自己的路自己走。”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巍子 王紫逸

但看著逐漸老去的老父親,王紫逸也明白瞭父親的一片苦心,2011年,王紫逸和父親的關系徹底破冰,還在公開場合徹底感謝瞭父親,巍子感動的淚流滿面。

據說現在的巍子已經低調再婚瞭,但對於妻子他一直保護得很好,妻子的身份至今沒有曝光。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如今已經年過花甲的巍子逐漸淡出熒幕,開始轉型幕後專心做導演,他說:

“我現在60多歲瞭能總結一點,生活中誘惑實在太多瞭,得能把控自己,踏踏實實幹活做人,那樣我就特別欣慰瞭。” 

結語

任何時代,任何年齡,都會有不一樣的誘惑,無論是金錢,還是自由,或者事業,還是愛情,但最重要的是能守著初心,在該有的年紀做適合的事情,才是最正確的。

分手22年後,巍子和史蘭芽的人生狀況,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令人惋惜

年輕時候的一時任性,可能會成為自己一輩子的遺憾。

人活一輩子,不過就是和身邊最親近的幾個人一起吃吃飯,聊聊天,其他的一切不過是過眼雲煙,因此珍惜當下的親人,才是最珍貴的。

原創作品,抄襲必究。

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