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哮天犬”陳創為什麼繼《寶蓮燈》後就沒什麼消息瞭呢?

陳創出身梨園,從小就練基本功,擅長“武醜”,

多年沉淀積累正好遇到瞭“哮天犬”這個角色,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演條狗”對很多演員來說都是難以接受的,陳創起初也不想接,

可演員不就是塑造角色,張國立的一番話點醒瞭他:

“如果連狗都演不瞭,你就別在圈裡混瞭!”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憑借紮實的基本功,陳創與“哮天犬”融為一體,

有人說是“哮天犬”成就瞭陳創,其實他與角色是互相成就,

陳創的演技得到瞭所有人的肯定,可他卻在娛樂圈裡“消失”瞭。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陳創出生在藝術傢庭,父親曾是采茶劇團的團長、中國曲藝協會會員,

虎父無犬子,父親希望陳創能繼承自己衣缽的,從小培養陳創。

七歲起,陳創就被父母安排著練習“童子功”,

每天早上四五點就起來壓腿吊嗓子。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七八歲正是貪玩的年紀,練基本功苦不堪言,

為瞭躲過訓練,調皮機靈的陳創常常裝病,

陳創的父母看出瞭兒子的小心思,不再強迫他。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誰能想到,到瞭初中,一向對藝術不感興趣的陳創突然要考藝校,

一向吊兒郎當皮得不行的陳創,不僅主動學習藝術基本功,

對學習更是發奮圖強,把自己落下的文化課都給惡補瞭。

陳創父母覺得陳創隻是三分鐘熱度,給陳創澆瞭一大盆冷水:

“就你這吊兒郎當的樣子,能考上嗎?”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17歲的陳創用實力說明一切,他考入瞭江西文藝學院,

20歲考入北京電影學院,和“孔雀公主”金巧巧成為同班同學。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北電裡眾星雲集,當同班同學都在“挑大梁”演戲的時候,

陳創卻“無人問津”,因為長相不出眾,他坐瞭很久的“冷板凳”,

住“筒子樓”沒飯吃,每天騎著自行車到處面試,

現實狠狠地給陳創上瞭一課,那個時候的陳創才明白:

“我本覺得未來充滿希望,可等畢業才知道事與願違,畢業對我來說就是失業。”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那時的陳創還是一個小配角,直到他遇到瞭張國立生活出現瞭轉機,

那次他意外跟張國立搭戲,陳創的表演讓張國立眼前一亮,

張國立主動留下瞭陳創的聯系方式,告訴他沒飯吃就來劇組吃盒飯,

他還鼓勵陳創:“你的演技很好,隻是太過稚嫩,還需要時間磨練。”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得到肯定的陳創內心十分雀躍,張國立也有意提攜陳創,

他在張國立主演的劇裡,演瞭很多的小配角,

這些角色的跨度大,關聯性也不強,多種角色的演繹,

讓陳創的演技得到瞭很大的提升,陳創一直在等待一個機會。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2005年《寶蓮燈》籌備開拍,陳創接到瞭“哮天犬”的角色,

人演狗,在心理和表演上都是巨大的挑戰,

但演員是不挑角色的,不怕角色不好,隻怕演不好角色,

張國立跟陳創說:“如果連狗都演不瞭,你就別再圈裡混瞭。”

聽瞭這話,陳創放下瞭心中的顧慮,畢竟那時候他無戲可拍又沒有資源。

加上2004年的非典剛過,陳創好幾個月都沒有收入,

不接下“哮天犬”這個角色,陳創就又要吃不上飯瞭。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接下瞭角色就要好好演,“哮天犬”這個角色沒供可以借鑒的經驗,

陳創隻能在傢揣摩分析,觀察狗狗的表情,對此進行加工模仿,

狗在吃東西時會先用鼻子嗅一下,身體會一聳一聳的,

狗狗被撫摸的時候會開心的搖尾巴,甚至會舒服地瞇眼,

在遇到情況的時候,狗狗會警覺起來,整個身體繃直。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小而翹的鼻子突出瞭“哮天犬”的特性,加上陳創對表情把握,

“哮天犬”這個角色被演活瞭,不過表演隻是角色帶給他的第一項考驗,

在拍戲的過程中,陳創還遇到瞭很多的問題。

哮天犬的服裝是特制的連體衣,穿上脫下都很費時間,

為瞭節約時間,提高效率,拍攝過程中的陳創都避免喝水,

實在渴瞭就用棉簽沾點水潤潤,嗓子拍到冒煙是常有的事。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寶蓮燈》從冬天拍到夏天,這件連體衣陳創從冬天穿到夏天,

連體衣是緊身的,裡面穿不下其他的衣服,冬天陳創咬牙扛凍,

到瞭夏天,緊身的連體衣悶著不透氣,陳創又被捂出瞭一身的痱子。

正是陳創對角色的高度要求,“哮天犬”這個角色才能被塑造得深入人心,

至今仍難超越。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哮天犬”讓很多大導演註意到瞭陳創,他們邀請陳創飾演類似的角色,

可一個演員光盯著一個角色演,演技就難以上升,

陳創拒絕瞭這些邀約,選擇重頭再來,他每一個新角色都出人意料。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寶蓮燈》之後,餘華的小說《活著》翻拍電視劇《福貴》,

電影版的《活著》讓導演和演員獲獎連連,

這讓電視劇版《福貴》的選角顯得格外重要,

一開始導演將選角的目光放在瞭“薑文、王志文”等人的身上,

可他們的形象跟“福貴”總感覺差一口氣。

有人向導演推薦瞭陳創,那時陳創還是個新人,

能不能挑起大梁還是個問題,但當導演看到陳創扮相的那一刻,

他所有的擔憂都消失瞭,因為陳創就是“福貴”本人。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福貴這個角色需要會花鼓戲,陳創從小學習戲曲擅長花鼓,

外觀上形象氣質也非常符合,整個角色就是為陳創量身定做的。

創作“福貴”的作者餘華也表示:“陳創就是我心目中的福貴。”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福貴這個人一生坎坷,少年輝煌富貴,老年落魄窮困,

福貴每個人生階段經歷的事情不同,所處的境遇心理也不同,

演員對角色要有準確的理解和把握,不然觀眾很容易跳戲。

為瞭深入到角色內心,陳創將自己關在屋子裡,

每一場戲陳創都將自己百分百地投入瞭。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福貴》裡有大量的哭戲,哭戲是非常考驗演員的,

哭不是單純的流淚,要打動觀眾,將觀眾代入到角色中讓觀眾動情。

在拍攝“傢珍”離世的哭戲時,陳創哭得撕心裂肺,

劉敏濤在劇裡飾演已經離世的“傢珍”,

陳創超強感染力的哭戲,讓飾演“死人”的劉敏濤都忍不住落淚,

每場哭戲結束,陳創就有一種被掏空的感覺。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憑借福貴這個角色,陳創獲得瞭最佳男主角提名,

而他也因為入戲太深,拍攝完後不得不去看心理醫生。

從哮天犬到福貴,陳創對角色的突破仍在繼續,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孔二皮進城記》裡沒有編制的鄉村教師孔二皮再次走進觀眾心中,

孔二皮是村裡的代課老師,從小殘疾一人承辦瞭村裡所有的小學課程,

教書多年的大學生都培養出瞭好幾名,卻因為沒有文憑面臨清退。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為瞭貼近角色,陳創十多天都不洗澡,來回穿著的就是戲裡的兩身戲服,

這是一部小成本電影,沒有明星大咖,也沒有吸引人眼球的特效,

陳創一人撐起瞭整部電影,一舉拿下三個最佳男主獎,

沒有長相身材優勢,硬是憑著對表演的熱愛與執著,贏得瞭觀眾們的認可。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彈指一揮間十多年過去,頒獎典禮上的陳創依舊是大傢心中的哮天犬,

起初陳創在被叫“哮天犬”的時候是不太自在的,

多年後,自己仍舊是大傢記憶裡的“哮天犬”他就隻剩開心瞭。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曾經圍著電視看《寶蓮燈》的孩子們已經上大學瞭,

這麼多年過去,大傢依舊能記得“哮天犬”,陳創非常感動:

“看到你們的成長,不敢說是陪著你們長大的,但是我願意用我的表演和作品,陪著你們慢慢變老。”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陳創的這番話並不是開玩笑,他又飾演瞭兒童劇裡的小頭爸爸,

再次陪伴瞭一代人的成長,陳創是江西人,卻掌握著多地的方言,

演出時他非常註重“小頭爸爸”的北京話,推敲這話應該重一點還是輕一點。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陳創出演的每個角色都令人印象深刻,入行這麼多年,

本該大紅大紫的陳創依舊“默默無聞”,他仿佛在娛樂圈消失瞭一般,

出道多年陳創沒有一條緋聞,甚至都沒有人知道他結過婚。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在拍攝《孔二皮進城記》期間陳創認識瞭妻子周佑君,

相識的場景也非常戲劇性,那天下著大雨,

陳創的車跟周佑君的車發生瞭碰撞,暴躁的陳創下車後發現對方是個妹子,

並且周佑君還帶著二胡,一看是同行,陳創沒由頭的說瞭句:“我也是搞戲劇的。”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這段愛情就此展開,周佑君是中國京劇院的琴師,比陳創小5歲,

陳創出身梨園世傢,對藝術有所追求,兩人因為公共的興趣愛好而結緣,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相戀不久兩人就步入瞭婚姻殿堂,周佑君長得年輕漂亮,

陳創對自己的形象卻不是很在意,他們這一對在外人看來並不登對。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閃婚後他們夫婦育有一兒,誰又能想到結婚僅一年陳創就跟周佑君離婚瞭,

離婚後的陳創沒有戀愛也沒有再婚,一直單身到現在。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閑暇時間陳創最喜歡做的就是看書、寫字、聽戲,

陳創非常重視我國的傳統文化,文化可以滋養人,對陳創來說也是一種沉淀,

陳創身上具備的品質正是娛樂圈所缺乏的。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以前明星和演員是沒有差別的,1991年是我國多災多難的一年,

那年的華東水災受災人口巨大,這是我國第一次向國際上尋求幫助,

為救災捐款,港星舉行瞭一場演藝界的大動員。

成龍、梅艷芳、劉德華、張學友、黎明、梁朝偉、林子祥、周華健……

所有的港星都出動瞭這場動員會,隻為籌集救災款。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這場動員會籌集瞭1.1億港元,這場動員演出也被列入瞭吉尼斯世界紀錄。

除瞭動員會外,香港的明星導演還籌拍瞭一部完全免費的電影《豪門夜宴》,

動員全香港的演員都參與其中,不管是電影裡的主角還是配角,

就算是劇裡的路人甲乙丙丁,都是明星大佬,陣容強大至今無可撼動。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這是以前的明星演員,以前的娛樂圈,而如今呢?

某小鮮肉在排練演出時不小心劃傷手指就能登上頭條熱搜,

一個小小的傷口搞的生離死別一般,浮誇的演技令屏幕前的觀眾腳趾抓地,

網友的吐槽也非常一針見血:“再不去醫院傷口都要愈合瞭。”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明星的片酬也是高的離譜,動輒就是幾百萬上千萬,隨隨便便就是幾個億,

而這幾百上千萬就是無數百姓奮鬥一生的結果,

有的演員演一天隻有幾百塊,有的明星隻要站著“摳圖”就有幾百萬的片酬,

收入分配的不均讓娛樂圈愈顯浮躁,有人為瞭博眼球下線不斷,

女明星搔首弄姿,男明星濃妝艷抹,畸形的審美影響著祖國的新生代,

十幾歲的小孩已經出道成團,童星的年紀越來越小,

本該在學校讀書上學的年紀,卻因為利益出現在瞭娛樂圈。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毫無演技空有皮囊的明星通告不斷,

像陳創這樣有實力與思想的演員卻在“無人問津”,

人才埋沒在哪一個行業看來都是一種悲哀,這是娛樂圈的悲哀,

有實力有演技的人得不到資源,空有皮囊的流量明星卻片約不斷,

這種不正之風將娛樂圈的風氣越吹越歪。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面對這種埋沒,陳創有不同的見解,他覺得這是對他的一種考驗,

這種考驗可以修煉演員自身的品質與修養。

在新版《倚天屠龍記》裡,陳創再次讓觀眾眼前一亮,

他在劇裡飾演青翼蝠王韋一笑,一出場彈幕就被“哮天犬”刷屏。

“哮天犬”陳創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好演員可能會被娛樂圈埋沒,但永遠不會被觀眾忘記,

也許這就是陳創所堅持的,出道多年他從來不為紅而煩惱,

無論大角色小角色,他都用心的去演藝刻畫,

娛樂圈不是沒有好演員,隻是這些好演員都被埋沒,

流量當道的娛樂圈裡,流量比實力更被資本所看重,

任由好演員與人才的埋沒與流失,是娛樂圈的一大悲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